家譜新聞

當前位置:家譜網 >> 家譜新聞 >> 瀏覽文章

中州梁氏宗親會會長梁先卿一行向我會捐贈家譜

時間:2020/7/9 15:38:01
信息來源:本站綜合
發布:新聞編輯部

2020年7月9日上午,中州梁氏宗親會會長梁先卿、秘書長梁宗耀(二房)、秘書長梁懷勛(長房)一行四人專程來我會考察,并向我會捐贈了一部《中州梁氏大宗譜》。魏懷習會長、金濤書記代表我會接受了饋贈,并向客人頒發了收藏證書。

捐贈儀式結束后,賓主雙方在友好的氛圍里就姓氏家譜文化進行了深入的交流。

《中州梁氏大宗譜》編修工作背后的故事

經過數年的努力,《中州梁氏大宗譜》完稿付梓,終于可以告慰先祖了。這部《大宗譜》的修成,是我中州梁氏生活中的一件大事,也是中州梁氏歷史的一件大事。中州梁氏自三位始祖明初洪武四年遷豫以來,分居各地,開枝散葉,蔚為望族。由于歷史久遠、社會動蕩、家譜多次毀失。三位始祖自山東來邑時,分別帶有家譜。長始祖一宗的家譜于明中期遺失于逃難途中,失而復修,修而復失,現存最早的家譜是清同治年間所修,所幸在《鹿邑梁氏家乘》中保存有永興祖一支,世代完整,系長始祖后人。二始祖一宗最早的家譜是康熙年間由學憲公主持修纂,距離始祖遷豫已有兩百余載,始祖以下諸公亦多有失載者,諸多散落外地者也都沒有家譜。三始祖諱府,康熙年間《鹿邑梁氏家乘))有所記載,未見家譜世系,同治年間梁燿樞敘說府公是其始祖,至今未發現三始祖后裔的家譜。廣東順德光華村梁耀國宗親說他們梁燿樞的近親,有家譜,但不愿示人,不知是否是三始祖后裔。

六百多年以來,三位始祖的后人播遷各地者眾多,且很多久已失聯,都要找到收入族譜,是一件浩大的工程。

二房城祖二十二世裔孫梁宗耀族兄曾主持第八和第九兩次修譜,其中的甘苦,只有親身經歷才能體會得到。梁宗耀宗親回憶說,第八次修譜特別曲折艱難。八零年以后,國家正處在轉型期,社會開始修復傳統文化,逐步出現了一場波及全國的家譜熱。在這個環境下,我們中州梁氏也很想修一修家譜。八五年初,時任村支書的宗耀與幾位族親商議決定修譜。在啟動過程中,由于極左思想的影響,很多人特別是一些在職的工作人員還有顧慮,而一些老年人堅持認為修家譜的事不能再等了,因為距離上次修譜已過去了六十多年,再不修譜,很多遷居外地的宗支就會失聯而不知祖先淵源。經過大半年的籌備,農歷八五年十一月初,「第八次修譜委員會」在鄲城縣虎崗鄉梁老家村小學一間空置的教室里成立,并召開了數十人參加的啟動會議,大家在惴惴不安中統一了思想,同意修譜。

既然要修譜,首先要找到老家譜。第七次修譜是民國二十四年(1935),當時的中國正處在劇烈的變動之中,列強肆虐,二次世界大戰爆發,日寇趁機侵略中國。經過八年抗戰,三年解放戰爭,新中國建立,到八十年代,其間又經歷各種各樣的政治運動。各村保存的家譜幾乎都找不到了,即便找到幾本,也是殘缺不全。十幾夭的時間里,梁鳳欽、梁祖修、梁宗耀等宗親騎自行車跑遍附近二十幾個村子,功夫不負有心人,終于在梁蘇莊梁宗民家找到了 一部比較完整保存完好的石刻本家譜。

找全了老家譜,大家舒了 一 口氣,心里總算有底了。就在修譜工作展開不久,八六年二月二十二日下午,鄉里派專人通知梁宗耀支書到鄉政府參加「緊急會議」,原來是鄉主要領導找宗耀支書「個別談話」,命令宗耀支書立即退出并停止修譜活動,否則就要「開除黨籍」并撤銷「鄲城縣人大代表資格」。無奈之下,梁宗耀只好明里「退出」修譜,暗里與宗親們商議把修譜辦公室遷到鄰近的梁新莊,修譜工作得以繼續。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一天,鄉政府專門召集全鄉姓梁的村干部開會,說是上級有關部門接到舉報,說姓梁的修家譜是拉幫結派四舊抬頭,如不立即停止,要追究梁姓村干部的政治責任!這無疑是一場晴天霹靂。難道續譜就這樣半途而廢么?大家冷靜之后,經過謹慎考慮,主持修譜的梁鳳欽、梁祖修、梁宗耀找到了鹿邑縣觀堂鄉前梁莊的支書梁濟堂,說明情況后,濟堂宗親爽快答應將修譜辦公室遷到他家里。

盡管像打游擊一樣,宗親們修譜的信心和決心沒有動搖,敘譜錄譜地進行。

困擾修譜的第二個因素是資金?雖然參加修譜的宗親都是做義務,但總得讓修譜人員能吃飽飯能有錢坐車。當時農村由集體經濟轉向個體承包以后,農民的收入有所增加,但也僅僅是吃飽穿暖而已,部分宗親們為了支持修譜,一些人捐助了十塊八塊,加起來不過千把幾百元,杯水車薪。為解燃眉之急,梁宗耀支書把村里賣老學校的兩千元錢「借給」修譜辦公室使用,事后,這件事差一點被鄉里追查「挪用公款」,宗耀祖兄今日想來還是有些后怕。很多資金都是參加修譜的宗親以個人名義貸的款,這些錢也都由各自償還了。在觀堂鄉梁濟堂宗親家修譜三個多月時間里,都是梁濟堂和梁鐵山宗親兩人貸款維持修譜的日常費用。很多情況下,修譜人員外出采訪考察都是自帶干糧。由于資金緊張,在合譜階段,梁祖修?梁祖恩二位宗親住進鹿邑北壽一個小車馬店里,有時候每天只能吃兩頓飯,甚至一頓飯。今天回看,宗親們的無私奉獻怎么不令人由衷地欽佩呢!

家譜修好了,印制成了一個大問題。在當時的形勢下,絕大部分印刷廠還不敢接這種私活,特別是這種帶有「傳統文化」色彩的家譜。另外,由于家憎特有的格式,小印刷廠印不了,大印刷廠不敢接,幾經周折,最后找到了淮陽縣黃路口鄉文化站的印刷廠,因為有我們的族親在廠里干活,印刷家譜的事情總算談下來了。家譜是印出來了,不給錢人家不讓拉走家譜。這時在汲水鄉食品站工作的梁祖武宗親知道后,他向單位借了幾千塊錢,另外又給印刷廠打了幾千元的欠條,家譜才得以發放到各村。由于體制改革,該印刷廠解體,至今我們還欠著印刷廠錢沒有還呢!今天,我們再次代表全體梁氏族人向原「淮陽縣黃路口鄉文化站的印刷廠」的廠長和工人們表達我們的誠摯的歉意和由衷的感謝!

中州梁氏宗親會會長梁先卿一行向我會捐贈家譜 (4).jpg

修譜需要資金,而資金收取和管理是一個比較敏感的問題。二房榮昌堂八十年代的第八次修譜的資金可謂是「東拼西湊」,而一七年的第九次修譜則是『萬眾一心」,按入譜人數平均收取二十元錢。盡管一人二十元修譜費對絕大部分家庭說都不成問題,但對于每月任何收入的老年人來說一下拿出百八十塊也是有困難的,所以很多村子因為收費反映出不少問題。一是人難找費難收,個別宗親由于認識不足不配合修譜工作,有的宗親甚至說「我不繳費不入譜就不叫我姓梁了么!」,這使得一線續譜員頗感為難,一些村子因為怕收費麻煩怕得罪人而整個村子都沒有續譜,這也是收費問題帶來的不足和遺憾。

二房崇德堂第九次修譜委員會成立之后,時任梁老家支部書記的梁宗奇,把自己傘廠的辦公室騰出來作為修譜辦公室,除水電費外無償使用。為了管理和使用好修譜資金,修譜委員會制定了詳細和嚴格的財務制度,其中規定了修譜辦公室人員的餐費標準,平時就是家常便飯,有外地來訪的宗親最多也只是做幾個簡單的家常菜。一次,周魚池村梁立功宗親來到修譜辦公室敘譜,到午飯時,看到大家只是下了一鍋面條很是感動,說道:「為了修譜,你們這樣勤儉和艱苦,這碗面我吃不下??!」一個八十多歲的老人,到了老家連一碗面都沒有吃,怎不令人動容呢!

說到這里,有一件事需要記一記。榮昌堂第九次家譜印制是由族親承印的。在錄入校對排版的兩個多月中,為節省修譜資金,梁勇除承擔了修譜人員的部分食宿外,僅錄入設計排版和校對這些印前費用就節省了十來萬元。這些無形的付出更加值得贊佩。

借鑒二房榮昌堂第九次修譜資金收取的經驗和教訓,長房共生堂第六次修譜則采取了「不均攤、不攤派、個人自覺自愿捐助修譜」的方法,事先并不收費,待家譜基本修成后才開始捐款,所有捐助者芳名載入家譜,以志紀念,捐助金額達到五百元以上的頒贈家譜一套。這次修譜所有參與修譜的人員都是盡義務,很多路費?議事費用都是宗親自掏腰包,梁先卿宗親個人就承擔幾次修譜議事的餐飲費用一萬多元,梁敬濤宗親為修譜捐助了數萬元的高檔白酒?!缸栽妇柚沟姆椒ǖ玫綇V大宗親的理解、贊成和支持,有的一個村子就捐印家譜四五十部,夏邑羅莊鎮梁莊是一個百十來人的小村子就捐印了十部家譜,有的家庭兄弟四五個每人捐印一部家譜,桐柏縣梁燕姐弟三人每人捐印一部外又多捐不少錢。不少宗親都是自愿多捐,以填補修譜之用度。

修譜是一件族內「公益事業」,應該由族內有能力的人來資助,而不是均攤。我族今已達到數萬人,盡管河南的經濟不是很發達,但我們族內有一定職位和一定經濟能力的人還是很多的,只要發動的好,修譜這點資金絕對不成問題。自愿捐助,也是給有能力的宗親貢獻族務的一個機會。

修譜是公益,靠的就是熱心。在各地修譜過程中,發生了很多故事,感人至深。八十年代,交通和通訊還都很落后,采訪、核對、考證家譜信息都只能是靠兩條腿,自行車在那時也算比較高檔的交通工具了,近的靠走路,遠了騎車去,一年多的時間里!靠著雙腿和自行車跑遍了兩百多個村子,累計一萬多公里。二零一七九次修譜時,雖然有了車輛,多數較近的村子也還是靠騎自行車去聯絡和采訪。由于歷史變遷,很多村名有所變化,有些村子名存實亡,為了尋找鹿邑北一個叫「斷橋」的村子,盡管有導航,在前后一二百米范圍內,導航來來回回提示,折騰了大半天,結果是一個路邊做鋁合金門窗的在地圖上標注了自家的店鋪,導航誤認為是村莊了。對于主持修譜的人來說,熱忱和耐心都不可少,有些村子對修譜認識不足,主持人員不厭其煩地多次去動員和解釋,甚至幫助他們現場錄譜。沈丘縣梁古洞是一個兩千多人的大村,聯絡幾次都沒有人愿意挑頭修譜,退休在家的梁寶瑩與梁老家的梁宗勤在鄲城縣相遇,得知家鄉放棄修譜時,很是著急,立即趕回家鄉,又動員了幾位宗親,親自逐戶錄譜,終于趕在年底交到了正在鄭州排版的修譜主持人的手里。安徽省太和縣梁大莊的梁崇信,自八十年代初就四處奔波尋根問祖修續家譜,自費請當地書法家眷寫家譜長卷,八八年找到鄲城梁老家溯源時,第八次修譜已經結束,待到二零一七年春啟動第九次修譜時,他很快就把家譜信息收集整理好交到了修譜辦公室,完成了多年來尋根問祖的心愿。

修譜的第三個大問題是主持修譜人員的文化素質偏低,二房榮昌堂第九次修譜的主持人員大多是初中小學學歷,有的還不識字,這給修譜增加了很多難度。盡管如此,他們憑借一腔熱情和堅韌的毅力修成了很多「有文化」的人都不敢想的家譜巨著!功勞是不可磨滅的,但其中的不足也應記取。由于文化低,一是錄譜時錯字白字較多,音同字不同,由于年輕人都外出打工,也沒能逐戶核對;第二是缺乏必要的考證,考證方法和記述,這使得一些宗支的接續并不是十分準確,甚至有錯接的現象;三是錄入信息不完整,很多宗支的個人和妻女的信息有明顯缺漏;第四、就是不要強行用輩字更改新聯譜宗親的名字,更不能偽造失考的先祖名諱,這既是尊重歷史和現實,也是對個人的尊重。這在很多宗支以往的家譜修續中都有所反應。

有鑒于此,呼吁更多大學教授和中小學老師等文化水平較高的族人參與到家譜修纂中來。正所謂是「有錢出錢、有智出智、有力出力」。

尋找散失的宗親是修譜的重點和難點。二零一六年,長房共生堂啟動第六次修譜,說是修續,實是新建,因為大部分村莊的家譜久已失傳,只有梁堰和梁李莊有家譜。根據家譜記載,始祖是五兄弟,其中三兄弟于明洪武四年自山東諸城同遷豫東。梁懷勛宗親回憶說,他小的時候就聽大人常說,遠祖在山東諸城,近宗在鹿邑和柘城,五六十年代還曾派人到諸城和鹿邑尋過親,好像沒有找得到。八十年代議修家譜時,又說到此事,還是沒能落實,就連本宗家譜也未能建全。這次修譜,梁懷勛宗親主動擔綱修譜,除了本宗近支修建家譜外,把主要精力放在了「尋親」上。二零一六下半年,懷勛宗親在網絡上、微信群、短信群中廣發尋親帖,同時深度檢索與我族相關的信息。二零一七年春,有鹿邑梁福軍宗親回帖,說他們的家譜與我要尋找的祖源信息基本一致,后來又有鄲城梁老家的梁宗奇回帖也說祖源相同,經過核對家譜和多次電話聯絡,梁福軍與梁宗奇他們正是我們想要尋找的鹿邑的宗親。二零一七年五月初,梁延齡、梁懷勛、梁亞光三位宗親驅車前往鄲城梁老家,長始祖和二世祖的后人于數百年后終于相識相認。

關于三始祖的信息,沒有找到家譜世系,僅能查知梁燿樞本人的相關信息。梁燿樞,同治十年狀元,與鹿邑城祖十五世孫梁星橋同榜進士。網絡上有大量的有關「狀元」梁燿樞的信息,而關于梁燿樞的祖源則有很多截然不同的版本。為了考證梁燿樞的族源關系和遷徙流變,梁懷勛宗親自費只身南下福建和廣東,進行實地考察,在廣東省佛山市順德區杏壇鎮光華村確認還有梁燿樞的近親,即梁燿樞四哥梁燿藜的后人,而梁燿樞本人的后人則傳說散落在香港、臺灣和美國。根據詳細嚴謹地考察和考證,理清了梁燿樞宗支的大致脈絡,為他們建立了基本的家世圖譜。詳見《中州梁氏三房崇德堂宗派源流考》和《崇德堂圖譜》。

關于三始祖在柘城和鄢陵等地是否還留有后人,以后有時間再慢慢尋訪吧。關于山東諸城的遠祖問題,到二零一九年底仍未尋訪到與我們明確有關的祖源信息,以及四始祖和五始祖的信息。只能待后賢接續了。關于聯宗接派的考證問題,梁懷勛宗親始終堅持「不少一戶、不漏一人、信息真實、疑譜不錄、錄譜不疑、重在考證?!沟闹巫V宗旨,為此次修譜做了大量的工作,撰寫了上萬字的考證文章,使很多祖源分派問題得以厘清。其治譜的態度和方法,可資后世修譜時借鑒。

沈丘白廟鎮有一支梁氏,考系榮昌堂六世支派,因世代接續產生分歧,至今未續。永城市梁油坊一支,考系共生堂支派,錯接他處,今因無人操心未能援續。另有十數小支派,原已在譜,因無人操心而斷續。還有一些小支派因時間問題未及接續。由于種種原因,修譜仍存在諸多疏漏,是為遺憾。誠望后人續譜時予以補充、修正和完善。

中州梁氏二十二世孫 懷勛 宗耀 記述

時共和國七十年臘月中浣

今日熱點

最新更新

陕西快乐十分走势